简述作品《有限与无限——超越古典》



《有限与无限——超越古典》系列作品 (2)

 

 

《有限与无限——超越古典》作品简述

 

 

 

作者语

媒材:香火、宣纸、印章

从媒材看绘画的材料与非绘画的材料,产生关系:

一、媒材与质变:用在燃烧的香火,在宣纸上点上不同的点,纸面上留下了纸质特有的质变产物,从而变异出在传统中从未有过的视觉图象符号,因而它也带着特定的象征隐喻。我借用《火子之精神分析发》来说“如果一切缓慢改变之物可用生命来表达的话,那麽一切快速改变之物则可用火来表达。火是极端充满活力的。”火是净化了的生命,它分离并构成成分,它得以正视物质的死亡。在燃烧后变成了灰,灰其实包含着生命中最宝贵,最神秘的东西。它是本原的汇集地。印章是中国特有的历史文化产物,在古代社会主要用作身份凭证和行使职权的工具。在今天以是一符号,成为生活的工具。在作品中形成时间上的差距

二、媒材与操作技术:通过用手把燃烧中的香火以行为的方式,与纸发生关系的过程。

三、媒材与图象的关系:呈现出来的是水墨从未有过的单纯,没有传统的水墨变化。颠覆和解构书法与绘画性。消解了传统惯常的概念意义。作品借用了传统文人绘画的装表行式与传统文人画家的图试,同时也是对传统精典作品复制在创造

四、如果从媒材与图示关系的质能角度看,却明显地显示出一种在传统媒介材质惯性中令人耳目一新的图示语言结构。一即一种平面有张力的非具象生命质能体,还是一种利用传统媒材转换出来新的语言。作品中的水墨以完全消失,不符存在。从摆脱传统束缚的角度看,它们有生气,活力和时代感。



《有限与无限——超越古典》系列作品 (3)




传统的绘画中,燃烧的物品从未与纸发生过亲密的关系,这是一种图式记境,也是多种媒材质性的反应,碰撞、交汇、融合所营造出来的语言。我把历史的文明带到当代的生活中,把东西两种不同文化背景重叠交替。作品反应了假定的真实性,这种假定性同时暗示不同文化之间价值的反问。

作品的够成以黑白为主,因为在艺术中极为丰富。简单的理解。黑白最单纯、最醒目,因为在这远距离的视觉中,一切中间调子都消失,画面看似黑白,但又是对黑白的一中超越。单色的画面有一种虚无感,以第二自然打破了单色的效果。从而抽离出一种新视角符号,打乱了人们原有的思路和感知习惯,同时对传统文化的一种反思。


作品是受到西方观念、波谱 解构、抽象、表现等影响。

我的表达是对它们的破坏改变它们的性质,丢弃它们的特点。把东西两种不同文化背景重叠交替。作品画面对客观传统绘画书法形色的解构。作品植根于传统图示的当代表达,直接颠覆传统的“写形写神”的意象形态。

在表现的形态上,完全突破了传统语言的构成方式。

感悟的不确定性状态更加自由,自在地将无意识空间,情绪空间,心理空间,精神空间与第二自然空间融为一体。

任何一种语言形态的创造、即是艺术家的需要,又是观赏者的要求,也是时代的需要,实验性的创作是传统绘画的创新。实验性,非绘画性,颠覆了天经地义的以形写神和书写性和笔墨性。

因为笔墨是书法与绘画通用共享的,在人类历史上是独一无二的视觉语言,是够成中国书画民族特色的基本因素。书法本身就是中国极为特殊的抽象艺术。

香烧过后在画面上留下的痕迹具有极其复杂,引人深思的意味,一方面形象的表现出“时间”的进程,另一方面具有一种明显的破坏性,它所凝固的似乎是一种对伤痛的记忆。

创作是在有限的自由中完成。有限的是时间,物质生命。无限的是感情的表达和第二自然的表达。


向国华

2006.5.16

《有限与无限——感知的构成》媒材简述

实验性作品《有限与无限——感知的构成》在《有限与无限——超越古典》作品之上去轴用框,脱离了传统的装裱。作品可以透过抽象的小洞看穿,即具有了空间性的作品,与现实空间的相互重叠有了跨时空的历史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