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线的排列-形 作品自述

 

 

名称;棉线的排列-形NO13,年代2017 ,作者:向国华,材料:棉线,水墨,金漆 尺寸:100X120CM




    线与水墨是作品的本身的材料,线既是科技文化的开端,从原始的结绳记事开始,就存在生活中至到现在。线既是作品的材质也是语言,更是作品的形式;既是作品的媒介,也是传达观念的载体。水墨具有单纯性、象征性、自燃性、传统性。创作过程既简单又复杂,简单的是先打乱所有有序的棉线,然后对棉线进行墨分五色的任意泼洒让他自然的侵染,与同宣纸一样,水墨在棉线上自由的延展变化,达到偶然的效果。复杂的是从混乱无序中整理,然后在重复的来回缠绕粘贴在画布上,最后形成了独特的错位视觉。

 

       线棉线上有不同层次的水墨变化,是偶然的变化和必然的排列,矛盾的并存,行为制作的过程是双重的肯定与否定。在棉线排列的画面上出现了对画面分割的色块,有着视觉错位感,和对比感。作品中存在物性材料、点、线面、几何墨块,这些语言的因素回到了肉眼观察的事物本质,即视觉质黑白、形状、大小、方向、空间、肌理、气味、物质属性等。作品中的线还原本身的材料物质属性的回归,来回的排列也是在寻找起点与终点的回归,即回归媒介本身的自然属性。来回的排列代表时间的连续不断,整个创作的行为过程是对时间的体验也是对作品叙述性本生的消解。



名称;棉线的排列-形NO5,年代2017-,作者:向国华,材料:棉线,水墨,金漆-尺寸:100X120CM

       

       开始制作是泼墨的过程,在到重新的排列是对作品过程偶然性的颠覆,形成了错位的偶然;然而画面的制作过程则是必然的排列。画面上的错位的水墨斑点消解了,传统的笔墨、笔法、笔意、笔趣、等所谓中国传统水墨的绘画性,让水墨回到了物性本身。


       早期个人作品是以黑白油画材质,错位经典传统古代绘画的方式来表达,然后从08年便抽离绘画作品中的元素开始以材料转换来表达作品中体会的意义。
       作品以一种解构方式的制作,也是一种对既定绘画观念的否定。因为画面没有了图像,所以抽象的线与斑斓的黑白拒绝一切来自于社会学意义上的各种阐释。

向国华